卅年一梦不曾醒,都作红楼戏里人 ——文学院学生参观华中书展暨欧阳奋强见面签售会活动纪实

“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暇。若说没奇缘,今生偏又遇着他;若说有奇缘,如何心事终虚化?”10月29日,既是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中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的生日,也是欧阳奋强的作品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签售会的最后场举行的日子。当天,文学院的部分同学一起前往承办签售会的华中书展参观,并参加了新书签售会。

欧阳奋强,1963年3月5日生于四川省成都市,演员,导演。1983年被导演王扶林选中,参与拍摄电视剧《红楼梦》,饰演贾宝玉而一举成名。此后又毅然转型做导演,导演或指导过电视剧《我的妈妈在西藏》《王熙凤》等,曾获“全国十佳导演”。

(贾宝玉剧照 图源网络)

武汉国际会展中心,华中图书交易会正在举行,书籍汗牛充栋,”书迷”摩肩接踵。热爱文学的文院同学们也纷纷搜寻、选购着自己喜爱的书籍。这其中,87版《红楼梦》电视剧贾宝玉饰演者欧阳奋强的作品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格外引人注目。

(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书籍照片)

“本书是对87版《红楼梦》播出30周年的一次纪念总结,有当年拍摄戏里戏外的点滴故事,全国海选、集中培训、正式开拍,多情公子和大观园中的姐妹在镜头外,有竞争也有友爱。这些青年男女脱下凤冠霞帔,走出红楼,踏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。除了演员,作者也将笔触聚焦于王扶林导演,以及配音、作曲、演唱、服画道等幕后人员。王导的气魄与才华,幕后人员的通力协作,都是《红楼梦》得以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。30周年之际,作者携手当年参与电视剧拍摄的所有主要创作人员和演员,以第一手的资料与读者共同完成这场盛大的文化集体回忆。”

今年正值87版《红楼梦》30周年,29日下午,欧阳奋强影迷见面签售会在国际会展中心南厅举行。慕名而来的”红迷”早早地坐满了大厅,有收藏了原著精装版的老爷爷,有抱着相关书籍的年轻学生,有回忆、讨论着剧情和人物的叔叔阿姨,还有一家三口跟着纪念活动,从北京,到合肥再到武汉,一路追随…文院“小分队”也早早找到位置坐下,期待着“男主角”的登场。

1时30分,欧阳奋强在观众的欢呼中走上舞台。岁月流转,他的头发已花白,身形也有些发福,但眼神里还是不减”宝哥哥”的灵气,目光炯炯,精神焕发。在向观众问好后,他首先简要介绍了他写作的书和6月17日的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的情况,说这是送给”红粉”的礼物,感动他们的不离不弃,感谢他们的喜爱与支持。

欧阳奋强接着说了他做这一系列纪念活动的动机:时间匆匆流逝30年,戏里,”红楼梦中人”友谊未断,戏外,观众热情绵延不绝。他曾问王扶林导演有没有想过《红楼梦》电视剧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,王导回答:想到了它会带来影响,没有想到会如此轰动,更没有想到会持续那么多年,不断引起感动和追忆。欧阳奋强感慨《红楼梦》是如此奇迹般的作品,他觉得有义务有责任以书、以活动来纪念它、铭记它。

在武汉的签售让欧阳奋强想起自己与武汉的缘分:探春的扮演者东方闻樱是武汉人,她是欧阳奋强在剧组中最早认识的人。她雷厉风行的个性和”想做导演”的理想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也是有趣,当时被东方闻樱的”导演梦”吓了一跳的他,后来也当了导演。由此欧阳奋强又谈起电视剧拍完后剧组各位的发展。

这时大屏幕放起6月音乐会上剧组人员齐聚的画面。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跨越三十年的重逢,青春不再,风韵犹存,恍惚间犹如回到了大观园,再次见证那一幕幕悲欢离合。观众都感慨万千。

欧阳奋强看着视频,也眼泛泪花,他表示他感觉很激动,这次三十周年音乐会,散布在五湖四海的当年的演职员们都回来了。”可能再没有这样的聚会了。”他看着视频中一些老人的身影感叹道,”有的人年纪已经很大了。”因一场戏而结缘,三十年间他们小聚不断,情缘不断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他回想音乐会上,当大幕拉开时,台上的他看到人民大会堂六千多个位置,座无虚席,连过道都挤满了,而且90后的年轻人很多,台上台下一片哭声。”凝聚的都是岁月的痕迹。”他感慨。

随后,主持人朗读了一封信。这封信出自一位82岁的武汉老人之手,他用真挚朴实的话语表达了自己对《红楼梦》电视剧的热爱和读罢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的感想。他还附了一首给给红楼梦剧组的诗歌。”此生无憾忆青春”听完诗的最后一句,欧阳奋强回想自己一手策划、张罗纪念活动与书籍,组织众筹,曾经几次想放弃,但为了之前他说到的为了为这部伟大的作品做一些贡献的责任感,他还是坚持了下来。他提到中国红学会会长评论说《红楼梦》真正的普及工作,一靠的是电视剧,二靠的是三十周年系列活动。专家的肯定和观众的喜爱,让他觉得”做这事,有意义,值了!”

接着,欧阳奋强回忆起拍戏的点滴:寒冬在哈尔滨拍剧终时的”白茫茫一片真干净”,零下二十多度的雪原,积雪埋到大腿根,没有替身,而且为了配合后期加的字幕和音乐,需要他一直走。收工时他鞋里满是冰碴子,化了都是雪水。

他笑言自己被剧组这样”虐”,其实还是很怕辛苦事的。但他随后讲到的写作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的经历继续为我们展现了他的认真和刻苦。一个个打电话采访,对象在海外,他将就别人的时差,耐心劝说,诚恳邀请,打消受访的顾虑。他同时表示这本书能问世也非常感谢剧组人员的支持配合:没有拒绝采访的,受访者审稿时校对精确到标点,当年的美术设计发来详实的手稿。”这是凝聚心血之作。”欧阳奋强说。

寻旧影,访故人,还有怀逝者。10月29日正好是已故的黛玉扮演者陈晓旭的生日。欧阳奋强回忆他和陈晓旭第一次见面:那是他第一次上学习班,怀着不知道能不能当选贾宝玉扮演者的忐忑,北京的黄昏的光透过窗户斜射入户,瘦弱的、披着长发的陈晓旭逆光迎面而来。她把他打量一番,毫无表情地说了句”你好”。这个画面一直留在他的心里。拍完戏后他们也一直有联系,还时常互相拜访。欧阳奋强讲了一些陈晓旭开心时候的事情。他没有提起她最后的时光。更多的回忆与故事要在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里欣赏了。

现场有记者采访问道:“你十年前写过《记忆红楼》,现在重新写的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,与前一本书有何不同,红楼梦中人十年间变化大吗?”欧阳奋强回答:“主要是角度与视点不同,《记忆红楼》是站在自我的角度,更多的是说我自己。而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是在经过十年的积淀,有了对《红楼梦》更深认识的情况下写的,怀着对作品致敬的心态,从一个更大的格局构思,全景式全方位地展现了30年前一群创作者们怎样用一种奉献、敬业的精神,以及对名著的敬畏精神去创作了《红楼梦》这样一部影视作品。”

在全场合影后进入签售环节。文院赴书展“小分队”的一些“红楼迷”也选购了这本书,有的同学还不止买了一本,他们和其他粉丝一起有序走上舞台,欧阳奋强为他们的书签名,合影留念。

珍贵影像留住红楼之美,完整记忆再现青葱情谊。卅年一梦不曾醒,都作红楼戏里人。

 

文字:吴霜 杨艺静

摄影:李卿云 程舒颖